赝品泛滥缘于书画珠宝一味逐利
 

  李中男

有位研究书画赝品史的朋友,在济南淘到一张很典型的“广东造”(晚清以后广东地区造假小团体仿制前代名家画作的俗称),是大幅“宋代”绢本重彩人物,用清人作品改制而成。作假手法简单中透着聪明:于原作者名款下加一“题”字,新添前人落款题跋——后代作品转脸变成了古代的,身价自然就高了。相比眼下书画作伪造假之风愈演愈烈,也愈劣,当年粤人的手法,倒略显书生气和厚道了。

  有消息频频见诸报端:被郭沫若称为当代“草圣”的江苏已故书法家林散之的条幅,“在南京像是批量生产的,一出手就是十几张,每张500元。”造假者多出自“文革”后渐起的热衷习字的那代人,不想反成了生财之道。见林字卖点好,便纷纷生产。南京、江浦一带出现过产供销结伙的小团体。笔者见过一张假林晚年之作,故意写出错字和脱漏,“瑶池归来”图章也盖倒了,外行人一看感觉定是真迹,真是挖空心思。

  假林作品供不应求最初是买方市场推动的。当地精明的企业、商家负责人进京跑部门办事,用低价买上一幅当土特产送礼,骗那些外行官员,又体面又经济,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一个舒同,前中国书协主席,毛泽东称此人“党内一枝笔”,也是被作假者矛头所指向的对象之一。遗孀王云飞女士曾致函某报,披露“当代书法京华十一家遗作展”中舒同作品十有其五是伪作。比如一幅《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对照《舒同书法集》第55幅几乎是一笔一画的摹仿(舒老写同样的内容,是不会笔笔摹仿自己的,否则就不是舒同了),连落款年月都照搬,像是“双胞胎”。王女士原以为这样显见的赝品很容易被戳穿,不料主办者推出的证人声称亲眼目睹舒老写的,指天发誓。但一不留心,把落款中草写的“六五年”看成“八五年”,留下笑柄。

  75岁的王女士书卷气过浓了,她弄不明白某些人提醒她的话:不要断了别人的财路。

  名人字画弄虚作假的结果,往往是非颠倒,“假作真时真亦假”。在某地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共有9件林老作品,其中4件伪作成交3件,5件真迹却有3件流标。现代扫描、照相制版等高新技术的应用,使书画判定真伪的重要标准——印章的复制已没有任何问题,而法律保护也迷雾重重。

  去年上海博物馆轰轰烈烈举办的“傅抱石画展”被披露全部是伪作后,傅老后人傅二石先生在《重庆晚报》撰文,道出一番耐人寻味的内情:提供者台湾蓝田画苑许作立先生是作伪骗局的第一受害者。此前,有一帮大陆骗子找到许先生,说抗战时期傅抱石在重庆的某位“收藏界前辈”家里画了大量的“宏制巨作”,成了这位前辈的藏品。“前辈”垂暮之年认定国人中惟许先生可作收藏接班人,遂陆续将藏品转手给他。傅二石说,许先生花巨资买下这批伪作后,即被别人点破这信荒唐故事的真相。问题是,许先生懒得向骗子们追讨损失,居然想方设法通过举办展览为这批伪作“正名”!

  如果知情者二石先生不站出来说话,伪作与商业操作媾和出的这批谬种,说不定会流传百世,留给历史一笔糊涂账。

  名家书画赝品在“市场经济”的温床上煨出的种种怪现象,会让只知道“粮食布匹三分利,书画珠宝利千分”的晚清粤商们汗颜于九泉。究其原因,是那些受到侵权乃至伤害的名家及其亲属甘于淡泊,免得官司纠缠,或认为伪作风行,证明自家作品卖点好。而个别善于“挑”起矛盾者,也不乏借此炒作自己的。有些画廊和拍卖行为了赚取佣金更会对赝品闭上一只眼睛。书画鉴定机构及某些辨伪专家,用心则不在对造假卖假者的打击和市场的澄清上。有位甚熟的鉴定家答过笔者的私下问:赝品?你斥为假,他说是真,才会有人请我们出面调停。“赝品市场是我们的饭碗吆!”

  摘自《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周刊》

 
 
 
  2001-09-06 17:29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