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寓天津的著名文人
 

  天津作为我国北方的水旱码头和拱卫国都的门户,随着辽、金、元三代,尤其是明、清两朝的定鼎,地位一天比一天重要。南粮北运和海盐产销,不仅给天津带来了商业的繁荣,也明显促进了文学艺术事业的日趋昌盛。海内闻人和历代文坛领袖,很少有终生不曾涉足天津的。《天津卫志》上说:“比闾而居者率多流寓之人。”其中,既不乏舞文弄墨者,也很有一些大名家。

明代江西派大诗人李东阳(1447--1516),在弘治年间获悉天津卫城修葺一新,便顺道来天津观光。在这里,他写下了《直沽八景》七律八首。前四首:《镇东晴旭》、《安西烟树》、《定南禾风》、《天骥连营》、《百沽潮平》、《海门夜月》,抒写了由三岔河口一直到大沽海口的壮丽图景。他的这一组酷似风景画的七律,具有不容忽视的历史地理学的价值。被鲁迅先生称为明代小说中“无以上之”的《金瓶梅》一书作者王世贞,也曾到过天津;他的《卫河》(即南运河)诗:“河流曲曲转,十里还相唤”,对天津河水潆洄的情景,无疑是传神的写照。当然,王世贞究竟是不是《金瓶梅》的作者,疑之者说否,信之者说是,至今尚无定论,好在王世贞并非仅以此书名世,这里也就不去管它了。

有明一代的大科学家徐光启,不止一次来到天津;他在南郊海河西岸试种水稻,算得上是天津农业史上的一段佳话。明末清初的著名历史学家谈迁,在他的《国榷》一书初稿被窃以后,曾经大哭一场,然后又抱病到北京重新搜集、采写有关明史的资料,其间也曾路经津门,并到三岔河口登临观海寺。在日记中,他记下了自己对天津的印象:“镇城百货交集”,“城中不见井,俱外汲于河”,并写下了《发天津》《天津卫》等诗篇。

清代名重一时的文人,多数都曾经拜访过天津。康熙时,有“江南三布衣”之称的朱彝尊(竹垞)、姜西溟(宸英)、严绳孙(荪友),在留连沽上时,都有诗篇问世。朱竹垞为城西铃铛阁所写的重修碑记,被天津志书收为重要文献。赵执信(秋谷)、厉鹗(樊榭)、吴雯(莲洋)、洪升(昉思),差不多与朱竹垞是先后来到天津的。当时,厉鹗住在天津城西的著名园林水西庄。词林中有一部《绝妙好词笺》的名著,是厉鹗同水西庄主人查莲坡对宋代周密原书的笺注;他们的这部作品,就完成于天津,最后被收入由纪昀(晓岚)主编的四库全书。吴雯在天津居住期间,足迹到过葛沽。《长生殿传奇》的作者洪升,把他舟过天津的怀人诗,编入了他的诗集《稗畦集》。他的《长生殿传奇》数易其稿,定稿以前,他就曾经一度住在今河北区锦衣卫桥附近的张氏“问津园”。《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高鹗的内兄张问陶(船山),在天津写下过“二分烟月小扬州”的名句。后来,“小扬州”成了天津的雅号。刘云若有本描写天津风土人情的小说《小扬州志》,书名即本此。有名当世的天津诗人梅成栋,还是张问陶的学生呢!

清初,天津人龙震、张霪与大画家石涛(大涤子)相见恨晚,友谊极深。石涛上人曾几度来过天津。这总是天津艺坛上的一条重要线索。

晚清一代,著名文人李慈铭(莼客)、王闿运(湘绮)、樊增祥(樊山)、黄遵宪(公度)、刘鹗(铁云),都在天津盘桓有时。王湘绮和樊樊山,是齐白石一生中铭感不已的一师一友。李莼客的重要著作《越缦堂日记》中,嵌有他提炼的很多天津史料,天津人读来倍感亲切。刘鹗在天津办过《天津日日新闻》;他的《老残游记》后半部,就是在这张报纸上连载发表的。

从今天看来,到过天津的最杰出的前代作家,应当首推《西游记》一书的作者吴承恩。在《射阳先生存稿》中,收有他对天津水乡风景的绘声绘色的描写:

“村旗夸酒莲花白,津鼓开帆杨柳青。壮岁惊心频客路,故乡回首几长亭。春深水暖佳鱼味,海的风多健鹤翎;谁向高楼横玉笛?落梅愁绝醉中听。“(《杨柳青》)

吴承恩所说的“莲花白”,北京现在仍然有此名酒,近年来畅销海内外,但显然不是他所说的当年地天津“莲花白”。天津西青构有个莲花淀,据说几百年前所产“莲花白”,酒味甘冽纯正;可惜今已不传。

 
 
 
  2001-11-20 14:42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