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括谈天津
 

  沈括是我国北宋时一位博学多能的学者。在他的《梦溪笔谈》中,曾提到古代天津。但因一字之差,却不大为人所注意。这就是在这本笔谈卷十三《权智》一节所说:“自保州(即今保定。见《读史方舆纪要》卷七)(1)西北沈远烁,东尽沧州泥枯海口,凡八百里,悉为潴潦,阔者有及六十里者,至今倚为籓篱。”(2)这段记载里的“枯”在其它古书里有时也写成“姑”,实际应为“沽”,就是“泥沽”。

北宋初年,因与辽军作战,将海河称为两国之间的“界河”的一部分:北(东)岸属辽国的析津府开武清县;南(西)岸属宋朝的沧州。泥沽当时为海口(后来由于海岸线变迁的原因,才移至大沽),在建制上归沧州管。为防御契丹族来犯,宋朝自太行山下,以滹沱河(下游为子牙河)为主流,把许多河流、洼淀、塘泊联成一条水网防线,水深少则四五尺,宽的水面达几十里,一直延长到宋代时的天津海口泥沽。宋代成书的《武经总要》前集卷十六曾说它“深不可舟行,浅不可以步涉,虽有重兵不能渡也”。它有力地阻挡了契丹骑兵的北犯。

沈括在44岁(1074)时,曾代理宋朝的“河北西路察访使”(3),亲自到现在的河北省西北部视察,他所记的事实,可作为《宋史》、《武经总要》等书的补证。

宋代时,为了防御契丹军来犯,从泥沽海口到今天津西南曾设置了许多军事据点。据古代史书记载,有:泥姑砦、双港砦(在今天津津南区)、沙窝砦、当城砦(在西青区)、独流东、西砦(在天津静海县)等。“砦”就是“寨”,是宋军(名驻泊军)的驻地。这些地名已经沿用900多年了,有的现在还在使用。

 
 
 
  2001-11-20 14:42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