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酱缸**奬
 

  许多年前,曾跟风读过柏杨,对柏杨所持“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理论不能甚解,不过从那个时候,我开始留意关于酱缸文化的内涵,渐渐地,不仅理解了柏杨的说法,也琢磨出一些自己的心得。

从字眼上看,酱缸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发酵,不管把什么东西放进去,捂在里面,经过发酵、变质,最后都会变成别一种面目全非、截然相反的东西,我们的小聪明小智慧可以把这种工艺发挥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比如学历和职称。本来,职称和学历是一种文化底蕴、业务深度、知识程度的一种衡量标准,在用人时重视学历,在行业中评定职称,本来是为了激发人们研究发明,鼓励人们学习深造的积极性。然而,这么好的事情,到我们这里却变了味儿,职称成了仕途升迁的晋身阶,学历成了达到某种欲望的敲门砖。为了猎取它,国人真是什么办法都能想,什么招数都肯使,以至于学历职称这些本来挺神圣挺干净挺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东西很快就贬了值。

再有,就是干部交流,本来是防腐败的措施,可在某些人那里,却成了搞腐败的捷径和绿色通道。过去办自己的事儿时多少还有些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可交流以后就不用了。我在我的势力范围内给你安排一个公子,你在你的势力范围之内给我安排一个千金,方便得很。

比如“红楼”开放,人家的本意是让官员们去受受教育,可结果呢许多平日里没机会没理由去南方的人找到了理由。从媒体上看,红楼比赖昌星在时还红火,以至于旅行社都发现了商机,及时组织了“反腐倡廉游”。然而,许多参观者,置身于那么纸醉金迷穷奢极欲的香风软雾中,深以为自己过去干的那些事儿可以心安理得地束之高阁抛却脑后。心想,比起红楼的生活,我们以前干的那些亏心事儿还叫事儿吗?

凡此种种,比比皆是。

酱缸文化,概括得何其生动,何其准确,无论多么好的事儿,到我们这里,肯定会变味儿——如果可以这样理解柏杨酱缸文化的内涵的话,那么,作为鲁迅先生《论拿来主义》的补充,我们说,我们的国民实际上不是不懂“拿来”,而且实际上,我们颇有一种世俗的聪明,其实我们很知道取我所需,为我所用。只要对我有利,无论多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我们都可以拿来放进自己的鞋子,而且还没有削足适履的不舒服。对了自己的心思,多么下作的勾当,我们也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拂了自己的意愿,多么高尚的事情,我们也能铸造出何患无词的冤狱。

列宁说过,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我们说,酱缸文化也是可怕的,作为一种亚文化传统,它同样渗透在我们的意识深处,顽强地发挥着作用,影响着甚至决定着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传统文化的经不错,就是让那些歪嘴和尚念坏了,老百姓常说的这句话,在很大意义上是对这种情况的形象概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则是这种聪明这种文化的最经典的集大成变种。因此,加快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尽快提高国民的素质,是铲除这种文化流毒的根本措施。不打烂这个酱缸,我们就永远只能在酱缸里捂着,沤着。

 
 
 
  2002-03-18 16:06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1_* not found! random mark :enorth_tuijian2_* not found!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