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趋向全盛的隋唐五代时期(下)
 

             世事斑斓的墓室壁画   

  唐代的墓室壁画,亦随着帝王厚葬之风的发展,规模和艺术水平均令前代望尘莫及。特别是乾陵内章怀太子李贤墓、永泰公主李仙惠墓、懿德太子李重润墓壁画,篇幅宏大,布局严谨,内容丰富,如驯豹、客使、宫阙、宫女、伎乐、马球等宫廷奢逸生活内容,皆在画面上一一展现,反映了王室贵族至死仍迷恋人世的荣华富贵,希图死后继续穷奢极逸。   
   章怀太子墓室有壁画50余组,面积近400平方,其中《女侍·观鸟扑蝉图》,画三名宫女在深庭大院内虚度青春,无所事事的游戏活动,一派寂寞苦闷的幽怨之情,在举手头足之间显现无遗。

            放大

          [唐]墓室壁画《女侍·观鸟扑蝉》   

  另一幅《礼宾图》,描绘三位外族宾客怀着崇敬、严肃的神情,在汉族官员的陪同下,正等候着太子的接见。他们不同的形貌特征、装束打扮,刻划得纤毫毕肖,唐朝中外各族的交流盛况,借此可见一斑。   
   永泰公主陵中的壁画达百余米,绘武士及男女侍从,队列参差有序,掩映呼应,人物或回眸低语,或颔首盼顾,或端庄从容,或闲雅温驯,无不仪态优美,情感丰富;衣纹线条抑扬起伏,宛若流水行云,富于跌宕韵律,懿德太子墓室壁画则表现崇楼杰阁的壮观,宫廷仪仗的宏伟,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精彩纷呈。唐代无名画师用笔流畅、色彩明快,以及善于利用空间交错关系,造成画面变化丰富而又不失和谐统一的精湛艺风,表明唐代绘画总体水平的发达。

          放大

            [唐]墓室壁画《礼宾图》

 

              《韩熙载夜宴图》与史实

  唐代人物画的世俗倾向,到了五代时期更为发展,题材上注重反映现实生活,技法上力求写实,许多人物画带有肖像写真性质,刻划细致入微。南唐画院的画家顾闳中、周文矩、王齐翰、卫贤等,尤其擅长写实人物画,颇有盛名。

         放大

            [五代]周文矩《文苑图》
 

       放大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宋摹本)   

  

  其中顾闳中曾奉李后主之命,黑夜潜入宅邸,暗中窥察为逃避李后主猜疑而故意纵情声色的南唐大臣韩熙载。回去后凭记忆创作《韩熙载夜宴图》,以向李后主汇报。

    放大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宋摹本)   

   该图横335.5厘米,纵28.7厘米,分“听乐”、“观舞”、“歇息”、“清吹”和“散宴”五段,各断以屏风等相隔,前后连续又各自独立,描绘了夜宴的主要过程。   
   各段主人皆为韩熙载,画家将他的心理活动细致地刻划出来:超然自适、气宇轩昂,却郁郁沉闷、寂寞寡欢。表现了主人公作为北人不受李后主信任,不得不借酒宴来摆脱烦恼的尴尬心态。显示了画家惊人的观察力,及对主人公命运与思想矛盾的深刻理解。

            放大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宋摹本)   
  如“听乐”一段,韩熙载虽在屏息静听,当其余的人物则真正听入了迷,随着乐声的优美韵律,有的抱手,有的侧耳,有的回顾,有的垂立,但皆无韩熙载的政治家忧思神情。   
   这幅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工笔重彩画。设色绚丽而不失清雅,线条流畅而不失沉着,绘声绘影更绘心境,是五代人物画的杰出代表作之一。

             放大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宋摹本)

 


              山水画两大流派的崛起

  五代的山水画,尤其是水墨山水画进入了成熟阶段,画家体味生活,将所见自然环境的特色,用不同技法加以再现,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流派,展示祖国山河的多姿多彩。在北方,以荆浩,关仝师徒为代表,素称“荆关”;在江南,以董源、巨然师徒为代表,素称“董巨”。   
  荆浩为五代后梁时代的儒生,因避战乱隐于太行山洪谷,陶情林泉,寄趣丹青,人称“洪谷子”。所作笔墨并重,常绘云中山顶,四面峻原,气势磅礴,山岩苍苍,峭峰危立,深得北方气象。传作他的代表作《匡庐图》,成功地运用坚劲而密集的皴法,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山石的凹凸明暗和纹理结构,并以虚实浓淡变化多端的水墨,创造出富有质感的画面,表达了既雄伟又深远辽阔的意境,有“全景山水”之称。

           放大[五代]荆 浩《匡庐图》

  其弟子关仝,用笔简洁,善于画秋山寒林、村居野渡,雄浑之中平添北方山水萧索苍凉之气,代表作有《关山行旅图》等。

      放大 [五代](传)关仝《关山行旅图》

 

 

      放大[五代]董 源《寒林重汀图》

 

  董源(?—约978年)曾任南唐北苑副使,故人称“董北苑”。他的山水,好以淡墨轻岚写出江南平淡天真之趣。尤擅长用披麻皴,线条圆润细长,如麻线下披;并缀以点子皴,描绘出江南山峦土后林茂、草木华滋的特色。《寒林重汀图》则描绘隆冬时节的江南景色。作品中看不到人踪,听不到喧哗,甚至风儿似乎也被冷得不愿再发出一丁点儿声息。静穆横卧的山丘,幽深延绵的水汀,沉默相对的房舍,无言挺立的竹木……体现了画家把握四季景物的高超技艺。   
   其弟子巨然,则善用长披麻皴,焦墨苔点,更在山顶上多累矾头,或水边岩下布以烟云岚气,以通密林群峰的壅塞之气,明润郁葱,寄托隐于林泉的逸致。

           放大  [五代]巨 然《层岩丛树图》

   

 

          花鸟画两大流派的形成

  与山水画“北有荆关,南有董巨”相仿,五代的花鸟画也产生了不同的流派,主要有西蜀的黄筌和南唐的徐熙。   
  黄筌最擅长用勾勒法作画,即以细淡的墨线勾画出所画花鸟的轮廓,然后填以色彩,以着色为主,给人以富丽工巧的感觉;同时他爱画名花异草,珍禽奇鸟,寓有富贵吉祥的含义。其子黄居采禀承家风,宏扬工细、逼真的勾勒填彩画法,因此黄氏父子的画风被称作“黄家富贵“,而且风靡后代画院,流风不绝。

        放大

          [五代]黄 筌《写生珍禽图》   
  

  徐熙出身名门,虽未出仕,却高雅自许,自称“江南布衣”。所画花鸟以平常所见为多,如禽鱼蔬果、蝉蝶芦雁等,富有平淡自然之趣;而且他以落墨为主,着色为辅,色彩淡雅,给人以朴素纵逸之感,评为“野逸”。上海博物院馆藏有传为他所作《雪竹图》,全用墨笔,既有线勾,也有墨色渲染,淡雅俊逸,具有清新之气。此种画风在北宋后期影响较大,对画院花鸟画风的改革起到积极地推动。

          放大[五代](传)徐 熙《雪竹图》

 

 

      “界画”的严谨工丽和风情述事的“风俗画”

 

  五代后期还出现两种较为繁荣的画科,他们就是利用界尺来准确描绘楼阁屋宇建筑的风景画,俗称“界画”,以及描绘田家风物或市井活动的风俗画。  
  “界画”技法严谨,工细而有法度,亭台楼阁,甚至舟船车马,皆比例切实,归整有序,符合数学规律,生动自然,因此界画较为难作,被许多画家视为畏途。五代涌现的胡翼、卫贤、郭忠恕等画家,心细手巧,特别擅长绘制结构繁复的建筑物,虽一点一笔,亦务求绳矩,但不拘板,如存世郭忠恕《明皇避暑宫图》,宫殿楼阁描绘精密工致,法度严谨,现藏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放大

       [五代]郭忠恕《明皇避暑宫图》   

  田家和市井风俗画,显得较为轻松活泼,所传达的就是民间喜闻乐见的自然而热闹的生产、生活场景,洋溢着盎然生趣。如传为卫贤的《闸口盘车图》,就是描绘市桥舟车的现实生产活动的优秀风俗画卷。   
  无论是严谨工丽的界画,还是热闹活泼的风俗画,都对宋辽金绘画的全面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

           放大

       [五代](传)卫 贤《闸口盘车图》(局部)

   

          [返回主题]   [下一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